项俊波治下的保险业六年:从金融新亮点到洪水猛兽

http://finance.hainan.net    2017年04月10日     来源:腾讯财经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业余爱好文学,并担任过制片和编剧、得过电视剧“飞天奖”的项俊波,在60岁耳顺之年,倒在自己的人生剧本上。

    2017年4月9日14时30分,中央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宣布,“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对于项俊波被查的原因,各方莫衷一是。接近中纪委信源对腾讯财经表示,项俊波落马,早在中纪委巡视进驻保监会时即埋下伏笔。同时,包括数位保监会官员在内的诸多保险业人士,均告诉腾讯财经,项俊波的“私生活非常混乱”,并热衷于培植“自己的势力”。

    不过,保险业内对于项俊波,不乏正面评价。从2011年空降至保监会,到2017年4月宣布被调查,项俊波在保监会主席位上接近六年,见证了保险业发展飞速,地位提升的全过程。

    一位接近保监会的资深人士评价称,项俊波这六年主要干了三件事,即“松绑保险资金运用、推动人身险和车险费率改革,以及建成第二代偿付能力监管体系”。

    其中,“松绑保险资金运用、推动人身险和车险费率改革”,让行业从束手束脚的众多规定中解放出来,拥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

    一系列新政红利的刺激下,保险业的“地貌”被重塑。保费收入从2011年的负增长泥沼中走出来,2016年达到3.1万亿元,总资产规模超15万亿元。

    不过,也正是在这六年中,在诸多政策松绑的背景下,一些中小险企借助万能险等中短期理财产品,在负债端狂揽保费,投资端凶猛出手上市公司及海外资产,被市场视为洪水猛兽,一时掀起惊涛骇浪。

    如今,项俊波的时代已经终结,中国的保险业,也从癫狂重新回归秩序。对过去六年的反思和总结,或许是15万亿元险资探路未来时,必不可少的功课。

    六年巨变

    时间回溯到2011年10月,项俊波从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位上,空降至保监会,接替退休的吴定富,为保监会成立以来的第三任主席。

    据知情人士透露,鉴于保险行业此前在整个金融体系中地位较低,因此保监会的受重视程度在一行三会中排序最低,项俊波调任保监会主席之后,对此大为不满。

    从负债端来看,保险业2011年全年原保险保费收入为1.43万亿元,较2010年同比下降1.3%,其中人身险原保费收入甚至同比下降8.57%。在投资端,保险公司亦面临着大难题,限制过严的险资投资政策,使得险企在投资上放不开手脚,收益率除个别年头外,长期在低位徘徊,进而影响到保险公司利润乃至产品设计。

    项俊波在密集调研半年之后,这位此前没有任何保险从业经验的监管者,开始推动一系列改革。他首先解决的,即规模庞大的保险资金在投资上的种种限制。

    2012年6月,保监会组织的保险投资改革创新闭门讨论会,在大连召开,多达130页的13项保险投资新政(征求意见稿)揭开面纱。从开闸融资融券到金融衍生品,从开放银行、信托和证券理财市场到增加境外市场投资工具……业内所有能预期的投资渠道,都将在此轮新政中,渐次向保险资金放开。

    在混业经营的趋势下,保险资金投资范围,打破此前体内循环的封闭现状,实现与银行、证券、信托等领域的全方位对接。

    成效在次年即开始体现。2013至2016年,保险业投资收益率分别达到5.04%、6.3%、7.56%、5.66%。

    松绑投资端的同时,保监会对于负债端的管制也在放开。从2013年8月开始,按照“交还定价权”的改革精神,保监会先后实施了普通型、万能型、分红型三种人身险产品的费率政策改革。

    放开对于人身险产品的费率管制,意味着险企在定价上更高的自由度,包括后来在市场中大热的万能险、分红险两个险种,分红利率上限放开,让保险理财产品从众多金融产品中脱颖而出,成为保险业在金融圈中崛起的关键武器。

    保费狂飙突进、险企海外海内频频出手,保险业风光一时无二。FT金融时报曾撰文,称赞中国保险业在证券、银行等均现低迷之态时,成为金融行业新亮点。

    洪水猛兽

    随着保险业在投资端和负债端产品利率的天花板被打开,保费收入的超高速增长,并未掩盖保险业发展过程中的矛盾。

    相反,这六年中,中小险企利用万能险,急速扩张,在境内外“攻城略地”,负债迅速膨胀,令市场侧目。

    这一新型发展模式被称为“投资驱动负债”,凭借这一模式,安邦保险、生命人寿、前海人寿、恒大人寿、华夏人寿等多家保险公司崭露头角,多家先后迈入“千亿俱乐部”,将原有的“老七家”寿险公司排名冲散,夺得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在多家激进型险企频频大手笔举牌A股上市公司、竞购海外资产之时,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就曾在公开场合批评保险业的这一趋势,“偏离了经济补偿和风险分担的保障功能,趋向于储蓄化和投资化”,“特别是寿险,经常用高收益的理财产品吸引用户投保,偏离主业”。

    保监会主管险资运用的副主席陈文辉彼时也注意到这一现象,“部分机构聚集资金冲劲强,尤其是一些寿险公司,大力发展短期险、高回报的理财型产品,就是要把规模做大,把大量资金聚集起来,然后用于投资,高杠杆、高风险运作,博取高收益”。

    浪子并未回头。在保监会多次喊话,项俊波多次公开场合表态“保险姓保”,甚至“保监会姓监”之后,“万宝之争”逐渐走向失控,恒大人寿“割韭菜”的行为,引发众怒。在此一年前,同样来自深圳、在资本市场风光无限的生命人寿,董事长张峻协助调查迟迟不归,虚假注资、挪用保费等传言甚嚣尘上……

    2016年底至2017年初,保监会终于祭出重拳,先后处罚前海人寿、恒大人寿,项俊波也在两会前后多次亮相,重申“保险姓保,保监会姓监”。

    但传言已经弥漫市场。两会前即有外媒曝出项俊波已被调查,随后,保监系统内部曾紧急下发指令,要求所有人“不信谣不传谣”。

    传言最终得到印证,在4月9日下午。中纪委宣布项俊波因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告别项俊波的保险业,亦在告别“投资驱动负债”的发展模式,险资在资本市场上纵横捭阖的身影,将渐行渐远。而如何解决“一收就死,一放就乱”的历史难题,将是摆在继任者面前的新课题。

频道推荐

一周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