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经济话题“引爆”博鳌亚洲论坛年会

http://finance.hainan.net    2017年03月27日     来源:国际旅游岛商报

    商报全媒体讯(椰网/海拔手机端记者王春棠藏会彬王棣摄影报道)“共享经济”——几乎可以说是目前最火爆的热词之一。共享经济到底怎么定义?发展的前景如何?它又如何影响和改变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呢?

    3月2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的最后一天,一场主题为“分享经济:谁来定义?”的分论坛再次“引爆”本届年会,来自ofo、滴滴、转转、回家吃饭、蚂蜂窝、小猪联合等分享领域代表企业高管就分享经济话题展开讨论。

    戴威

    OFO戴威:押金没有动会降低“门槛”让用户享用共享单车

    OFO共享单车创始人兼CEO戴威表示,无论分享经济或者共享经济,主要在“享”这个字上,从最终使用服务的消费者角度看,如果是付使用费用的话就是分享经济、就是共享经济。

    戴威认为出行相对这个行业相对衣、食、住、行、用、旅游其他行业相比,最大的特点是能够标准化,也就相对其他行业能够发展更快。无论自行车还是滴滴,其本质都是帮助用户节省时间。

    “如果以后有一个外卖平台,叫一个饭,5分钟就内送到,那我天天点。”戴威表示,“现在外卖平台要30-40分钟,时间有点长。如果10分钟饭就到了,我觉得也是具备瞬间爆发力的。”

    对于备受关注的共享单车押金问题,,戴威表示,在ofo诞生时没有押金这个东西,“押金不是共享单车这个模式中必要的或者重要的一个事情。”目前,ofo在跟蚂蚁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在合作,在上海试点650分以上的用户不用交押金,“未来押金对ofo来说,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用户能够更低门槛地来使用共享单车。”

    戴威进一步解释称,目前已经收的押金一分都没动,ofo在等待政府能够尽快有一个明确的规定,然后就会把这个钱放进去。“这不是ofo商业模式中对我们有重要影响的一件事情。”

    在政府监管方面,戴威表示,平台要勇于承担责任,不要往后退,在跟政府沟通交流过程中,要选择相信,政府现在在鼓励创新,而不是限制企业发展。对于用户,他认为需要给用户成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特别不对的方向、不对的事情发生时,平台去教育一下、做一个正向引导就可以了。

    对于自行车行业,戴威充满了信心,他表示哪怕这次再次失败,也会坚定地在自行车这个方向上去探索。全球有50亿人,70%的人会骑自行车,这是一个巨大的用户群体,而且全球几亿辆,甚至10亿辆自行车都是没有被互联网化的。

    “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机会,不是共享单车也一定会有跟单车有关的互联网的机会”,他坚定地称,“依然会坚持去做,我们绝对不会放弃的。”

    滴滴李建华:安全第一用户体验第二效率第三

    对于分享经济,滴滴出行首席发展官李建华认为主要看其商业模式,滴滴平台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一开始是从供给侧的方向去分享,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把消费群体从消费方来分享。

    李建华表示,滴滴始终考虑为用户创造更多的价值,因为这样才能支持滴滴的持续发展。目前给大家解决了打车难甚至打车贵的问题,下一步,想通过这个平台来培养中国城市的人一种生活新的文明。

    “就像每个月付手机费用一样,大家不用再去买车,也不用买多停车位,”李建华表示,“这样的话等于在中国培养了一种新的生活的文明,就是不占有那么多资源,不给这个城市增加负担。”

    关于滴滴如何应对政府监管,李建华表示,滴滴并不把政府的监管作为一种负担,而是在促使提升企业。

    “在共享经济下,企业的社会责任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当共享经济的企业做得非常大时,这种责任会非常重。滴滴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把用户的体验放在第二位,把效率放在第三位,”他表示,“我们不把规模放前面,说明滴滴做到一定规模时,一定是跟国家和政府相向而行的,因为这样才有未来。”

    黄炜

    转转CEO黄炜:共享经济会提升民众整体信用水平

    转转CEO黄炜在论坛上表示,共享经济的主要任务就是解决人们生活当中遇到的问题。共享经济本质上是提升资源的使用效率。如果共享经济模式能提升供需端资源使用效率,那么就代表共享经济模式比原有经济模式更有活力,这才是共享经济的主要衡量标准。

    “信任是分享经济、共享经济最关键的地方”,黄炜称,现在很多人不去做闲置交易,就是担心手机、电脑另外一端的人在骗他,新的共享经济会建立一套个人到个人新的信用体系。如果所有共享经济企业把信任都打通的话,进而把数据从某种程度上打通的话,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黄炜表示,但是分享经济的发展又能提升民众信任度。在共享经济领域,每个人都是产品和服务消费链上的一环,每个人的行为都会被之后的消费者加以评判和监督,从这一角度来看,共享经济将让中国民众更加注意个人的信用度,让民众的整体信用水平提高。

    陈驰

    小猪联合陈驰:信用体系将重建

    小猪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驰则表示,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的定义很困难,比较经典的定义是个人闲置的资源或者时间、技能分享给其他的人。但是面对出现市场效益时,会出现其他类似半职业地分享经营方式。

    陈驰表示,分享是基于存量基础之上,做资源的重新配置,即便是基于增量的基础,也是通过共享的方式。基于存量或者是增量,用不一样的方式谋发展,是新商业文明的发展模式。在新的分享和共享商业文明下,从人到人的信用体系会重建一次,分享和共享之间的摩擦会变得极少。

    “大家对于物质的使用,物质的生产;环境和人的关系,人和人的关系,都会被重构一次。”

    陈罡

    马蜂窝陈罡:政府对共享经济体减少管控多鼓励

    马蜂窝创始人陈罡认为,共享经济形态如果能够更高效率的提升社会资源,就是一个很好的共享经济的模型。以马蜂窝为例,通过不同游客在共享平台上分享游客经验和旅游体验,为即将出发的游客做出决策提供有效建议,从而旅游信息的高效率共享。

    对于分享经济这种新兴商业模式来讲,政府和企业间的沟通极为重要,政府应该放手让企业更大胆的创新,政府只需做好引导工作,而新兴企业要本着资源共享效率最大化的原则,利用互联网的更加高效、透明、客观的方式来运营共享平台。陈罡表,“希望政府对共享经济体管控更少一点鼓励更多一点。”

    回家吃饭唐万里:建立新的信用体系才能让分享经济走得更快、更稳

    回家吃饭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唐万里认为,共享经济有很多的可能。他表示,2020年可能会有一亿人参与到分享经济提供者当中来。未来吃穿住行,以后还有更多方面可以分享。

    对于监管层面,唐万里认为现在监管更加科学,也很理性,这个是个很重要的观点。分享经济因为有这么多人参与进来,会有新的问题产生。政府担心的是,你会不会产生问题,会不会对消费者产生伤害。

    “我觉得平台要勇于担责,今天和个人一起建立新的信用体系,才能真正让分享经济走得更快走得更稳。如果这个信用体系不建立起来,那是很难的”,他表示,“当新的信用体系建立起来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很多的问题,会让彼此更信任。因为本身共享就是让大家更信心。”

频道推荐

一周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