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用13亿资金,80后女股民操纵股价赚了709万

http://finance.hainan.net    2021年05月17日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综合

  “涨停板敢死队”一直是股民们津津乐道的谈资,然而暴利神话的背后,竟是见不得光的手法。

  5月13日、14日,就有两名大“牛散”因操纵和涉嫌操纵市场遭重罚。

  8笔操作手法如出一辙

  获利700余万动用近13亿资金

  5月13日,广东证监局披露了对江丽芬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详细披露了江丽芬操纵“姚记扑克”“宝钢包装”、等8只股票股价的行为。

  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6年6月至2018年7月期间,江某某控制账户组利用资金优势,大量申报买入,通过盘中多次大额封涨停、拉抬后封涨停、虚假申报等方式,先后操纵“姚记扑克”“宝钢包装”“康跃科技”“蓉胜超微”“彩虹股份”“美尔雅”“新劲刚”“弘高创意”等8只股票股价。

  其中,操纵姚记扑克,获利77.51万元;操纵蓉胜超微”(现“贤丰控股”),获利496.04万元;操纵彩虹股份,获利107.37万元;操纵美尔雅,获利20.53万元;操纵新劲刚,获利7.7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江某于2016年曾通过账户组中的一个账户,通过“买入”和“卖出”“蓉胜超微”股票的方式,共计获利496.04万。短短1天时间获利近500万,这也是江某在操纵8只股票中获利最多的一次。

  但江丽芬也不是每次都能赚钱,据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江丽芬操纵宝钢包装,亏损238.90万元;操纵康跃科技,亏损17.52万元;操纵弘高创意,亏损32万元。

  以宝钢包装为例,2016年8月19日尾盘,江丽芬通过账户组中“杨某英”光大证券账户,以涨停价11.15元分13笔共申报买入“宝钢包装”12362700股,占当日全市场涨停价委托数量的50.77%,在市场涨停价申买量中排名第一。

  之后,该账户又大量撤单累计400万股,占该账户申报量的32.36%。最终,该账户共成交312376股,成交金额总计34825642.40元。截至收盘该账户涨停价申报未成交股数为5239324股,占市场涨停价申报未成交股数的83.75%,在市场涨停价封单中排名第一。

  谁曾想,8月20日,宝钢包装开盘之后就开始暴跌,根本没有给江丽芬盈利的机会。无奈之下,2016年8月22日,江丽芬全部卖出,成交金额32480608.00元,亏损近240万元。

  据统计,江丽芬共控制使用了7人名下的10个证券账户,资金主要来源于其家庭资金。8笔交易5赚3亏,合计获利709.2万,但是在早盘集合竞价挂单涨停买入的资金,合计高达12.97亿元。

  广东证监局认为,江丽芬交易手法具有欺诈性,足以证实其有操纵市场的主观故意。当事人交易涉案8只股票封单量高、封单次数多、虚假申报比例高,强化涉案证券保持涨停的趋势,造成该股交投活跃的假象,误导了其他投资者对市场的判断和投资决策,足以证实江丽芬有操纵市场的主观故意。

  最终,广东证监局决定合计对江丽芬没收违法所得709.20万元,并处以1511.86万元的罚款,合计被罚没222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江丽芬这几笔交易获利金额的不断降低可以看出,随着市场监管的法制、技术水平不断提升,想要靠这种手法获利,是越来越难。

  江丽芬操纵股票交易明细,数据来源广东证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

  现身多只个股十大流通股东

  资金雄厚却难谈获利

  江丽芬出生于1982年12月,住在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由于其资金量不小,“江丽芬”这一名字不断出现在过往A股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中。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期间,江丽芬合计共登上了电魂网络、*ST飞马、*ST赫美、ST罗普、东方环宇、药明康德、深南电路、迪生力、飞鹿股份、名雕股份、先进数据、横河模具、雷曼光电等13只个股的十大流通股东。

  其中,2016年一季度末,江丽芬新进为雷曼光电的第四大股东,买入588.8万股,期末持股市值高达1.66亿元,是其公开亮相市值最大的个股。随后的二季度末,江丽芬就直接清仓,退出了雷曼光电的十大流通股东。二季度雷曼光电大跌22%,这笔交易预计给江丽芬带来千万级别的亏损。

  但是回头看,江丽芬当时买入雷曼光电,几乎是该股历史上股价最高峰的时刻。二季度卖出后,可谓幸运逃顶,随后雷曼光电就大幅下跌,从20多元的股价一路下跌,如今只剩下6.18元。

  2019年6月末,江丽芬又现身*ST飞马的十大流通股东,新进买入6500万股,成为第二大流通股东,期末持股市值为1.12亿元,是其第二次重仓市值超过亿元的投资。

  不过还是相似的剧情,*ST飞马2019年三季度股价大跌28%,江丽芬也快速消失在3季度披露的十大流通股东榜单中,大概率巨亏出局。

  景华因涉嫌操纵仁东控股被罚500万元

  5月14日,上海证券报刊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送达公告》。

  公告显示,景华因涉嫌操纵“仁东控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的规定,证监会拟对其处以50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如景华对证监会拟给予的行政处罚不服,可在告知书送达之日起3日内向证监会申请陈述和申辩,也可申请举行听证。

  值得关注的是,景华涉嫌操纵的仁东控股,其股价去年最大涨幅一度达到300%,但随后突然高位闪崩,并遭遇连续14个跌停,令不少高位买入的投资者损失惨重。

  仁东控股股价走势

  仁东控股定期报告显示,景华常年活跃于公司十大股东名单中,并在去年股价闪崩之前“精确逃顶”。

  早在2016年年初,景华便入局仁东控股。彼时,宏磊股份(仁东控股的前身)易主,原实际控制人戚氏家族将所持合计持股比例超过57%的股份悉数转予他人。而承接这部分股份的受让方就有自然人景华。

  截至2020年半年报,景华依然位居仁东控股第5大流通股东,持股数量2888万股,期末参考市值高达10.25亿元。

  但在2020年8月,景华选择在仁东控股股价高位进行减持。公告显示,2020年8月12日,仁东控股收到景华发来的告知函,获悉其减持公司股份数量超过1%。具体来看,在2020年5月21日至8月12日期间,景华及一致行动人减持仁东控股1887.19万股,权益变动方式为通过证券交易所的集中交易。

  截至2020年三季报,仁东控股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已没有景华的身影。就在不久后的11月份,仁东控股股价高位闪崩,遭遇连续14个跌停。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随着资本市场法制的不断完善,以及监管技术手段的加强,不论是靠快进快出的“涨停板敢死队”手法操作,还是通过坐庄控盘,想通过非法手段操纵市场快速获利,都是作茧自缚,难得善果。

  (原标题:动用13亿资金,80后女股民操纵股价赚了709万!结果被抓现行,罚没2200多万)

频道推荐

一周热点排行